02.

  當Steve接到Pepper的通知,匆匆趕到Pepper的辦公室時,裡面只有Tony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背對著門口,所以他並沒有發現任何異狀,等到他看到Tony的正面時,感覺像是被人狠狠朝腦袋揍了一拳似的,整個人有些發暈發懵,但隨即取而代之的是來勢洶湧的怒氣。

  和半個小時前他所見到的那個光鮮亮麗、魅力四射的億萬富翁截然不同,Tony此刻整個人看起來狼狽無比。襯衫是敞開的,像是被什麼人用暴力硬扯開一般,原先的一排釦子所剩寥寥幾--鑑於被扔在一旁的西裝外套看來殘破不堪,消失無蹤的襯衫扣子實在是不值一提--右耳下方的脖頸有大片的紅色痕跡,原先用髮蠟整理得時髦有型的髮絲顯得相當凌亂。

  Steve眼尖的發現Tony此刻正伸向桌面上咖啡杯的手,在指關節處有些紅腫破皮。

  這種種跡象所代表的涵意,簡直能引發人無限想像,並且Steve相信自己絕對不會喜歡其中的任何一種。

  他接到Pepper的電話時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當時Pepper的語速急促,只簡短的說Tony出了點事,希望他能下來協助處理,而Steve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會看到這樣的Tony。

  Steve假設造成Tony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的人已經被揍了一頓--Tony的拳頭顯示他動過粗--而如果對方現在還能夠正常行走的話,Steve很樂意幫助對方直接被送進醫院

  但不是現在。Steve告訴自己,那件事可以晚點再處理,現在最重要的是Tony,以及搞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Steve深吸了一口氣,用一種他自己也不自覺的小心翼翼靠近Tony,「Tony。」他發誓他出聲的剎那看到Tony全身緊繃了一下,雖然很快就又放鬆了。這讓他接下來的語氣變得更加溫和輕柔,「我接到Pepper的通知……發生什麼事了?」

  Tony抬起頭看向他,臉上是一貫蠻不在乎的表情,而Steve無法確定裡頭有多少刻意的成分在。

  「嘿,大傢伙,我不知道你在腦中腦補了什麼,不過你的表情太嚇人了--噁心的那種嚇人。」他露出了一臉深受冒犯的表情,「你知道嗎?你不知道的吧,你那種好像說句話就能傷害我什麼的小心翼翼表情會讓我產生嚴重的過敏反應,我是鋼鐵人,雖然盔甲實際上不是鋼做的,但也絕對不是玻璃做的。」

  Steve臉上的表情收斂了點--但也只是收斂了。

  頑固的傢伙。Tony在心底咕噥,翻了個白眼後道:「我很好,這沒什麼,只是有個混蛋搞不清發情的時間、地點,和找了錯誤的對象罷了。Steve,你真該看看Pepper英勇的表現,我都忍不住要同情那個可憐的混蛋了,他下輩子的性福大概永遠找不回來了。」

  「Tony,我想知道整個經過--沒有省略的那種,好嗎?」Steve盡可能的把話說得更接近請求而不是命令,並克制著不要皺起眉頭,因為他不確定這樣做的後果會不會讓Tony豎起全面武裝--他看得出來Tony的內心絕對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平靜。

  有那麼一秒,Tony的臉上變得面無表情,而那讓Steve必須得收緊拳頭,努力克制自己不在當下揪出罪魁禍首痛毆一頓。

  但很快的,Tony嘆了口氣,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妥協地說:「好吧好吧,『一切都想要全盤了解並在掌握之中』的控制狂隊長,這事沒那麼嚴重,你表情太嚴肅了,放鬆點,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只差一點就跟『戰鬥中的美國隊長臉』一模一樣了嗎?」

  「Tony……」

  「別『Tony』我。老天啊,我老早就懷疑你其實私底下跟Pepper開了個『各種Tony語氣的使用方法研討會』了,你知道你和Pepper加起來完全可以統治全世界嗎?別把才能浪費在這種完全沒必要的地方。」Tony似假似真地埋怨著,然後整個人往後靠,全然放鬆地陷入沙發裡。

  接著他完全沒給Steve開口的餘地,Tony開始語速飛快地說明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我先聲明這完全不是我惹出來的--我確信我沒對那傢伙拋媚眼還是調情什麼的,我只是因為太早到達會議室,決定在長達三個小時的枯燥折磨開始前,先去一趟洗手間。當我正在洗手時,那傢伙走了進來,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忽然就貼了上來--」他嫌惡地皺了皺眉,下意識地抬起手又搓了搓右側脖頸。

  --現在Steve知道那片紅痕是怎麼來的了。

  「然後他吻了我的脖子,並試圖解開我才剛拉上的褲頭拉鍊。於是我做了正常人都會做的事情--先是用頭用力往後撞了他的鼻子,這挺有效的,起碼他吃痛的後退,不再噁心地貼在我身後;然後我轉過身朝他的臉狠狠給了他一拳。可是那傢伙不知道是嗑了藥還怎麼的,發了瘋似的衝上來,我的襯衫被扯開,西裝險些被整個扯爛,以至於我不得不抓著他的頭掄牆試圖讓他冷靜點--大概是鬧的動靜太大,Pepper衝了進來……」

  Tony頓了下,表情變得相當微妙,像是在回憶著當時的場景,「Pepper衝進來的時候,那傢伙頭上流著血卻還在扯著我的褲頭,我只聽到她尖叫了一聲,然後整個人被大力推開,踉蹌幾步停下來的時候,就看見Pepper--」忍不住瑟縮了下,「用她那穿著三吋高跟鞋的腳踹了對方的下體。」

  「……」好吧,Steve確信那傢伙現在應該已經被直接送進醫院了,而他一點也不想同情對方,那絕對是他應得的下場。

  說真的,和Tony Stark交往過的女人會有這樣的戰鬥力,Steve一點也不感到驚訝。正如Tony常常掛在嘴邊說的,Pepper是個好女人,也是個你絕對不想也不能惹怒她的女人。

  「Pepper本來想報警,但我阻止了她……不不不不!別那樣看我,我是有正當理由的!」Tony瞪著Steve瞬間緊緊皺起的眉頭,扁了扁嘴,「首先,雖然他性騷擾了我,但我是個男的,而且我沒事--好吧,雖然我身上這套當季的ARMANI算是徹底報銷了,但認真來說,我本身並沒有受到傷害,而那傢伙被我打得頭破血流,還被Pepper踹得可能終身不能人道,我不確定一旦報警我們會不會被反告防衛過當。」

  「Tony,是對方不對在先。而且照你的形容看來,對方的狀態很不正常,你也許有可能…無法全身而退。」說到無法全身而退時,Steve的表情有些僵硬。他的語氣很嚴肅--嗯,簡直可以說是肅殺了。那就像是如果對方敢做出那種誣告,而且還被受理,那麼美國隊長就準備要和某些人好好『談一談』了。

  「我知道、我知道。」Tony安撫性質的做了個投降似的動作,然後接著說:「而且就算有防衛過當的嫌疑,我的律師團也不是吃素的,Pepper可不會讓他們乾領薪不做事。但最重要的是--那傢伙是一位資深董事的兒子。」

  「不管他是誰,他都應該要為自己的言行舉止負責。」Steve抿著嘴,表情顯得相當不悅,這種理由根本無法說服他。

  「Steve,相信我,今天就算是美國總統,敢性騷擾我就一定要付出代價--但是。」Tony加重了最後那個接續詞的語氣。

  「我討厭你說『但是』,Tony。」

  「好啦,那就『可是』。」他擺了擺手,用著一臉簡直可以說是天真無邪的表情看著Steve,「你看,我是受害者,而受害者絕對沒有任何理由必須承受二次傷害對吧?」

  「誰敢--」

  說真的,如果氣勢這玩意可以具體化的話,Tony敢說Steve在衝口而出第一個字的時候,他絕對會被連人帶沙發的掀翻過去。

  「我不是說那種二次傷害。」他刻意抖了抖身體,一副『別噁心我了』的反胃模樣,而事實上,他也確實感覺到噁心。

  Tony得承認,就算他是個花花公子,以前的私生活靡爛,也不代表他對於被男人性騷擾不會留下心理陰影。這也是為什麼他的敘述過程中,省略了很多諸如對方貼在他身後,用下半身磨蹭他的屁股之類的噁心舉動。他既不想用這種事情汙染Steve的耳朵,同時也不想二度噁心自己。

  「Steve,對方是史塔克工業資深董事之一的兒子,事實上,對方正循序漸進地接手他父親的事業,今天也是代表他的父親出席會議的。」Tony不自覺地用手指敲打著沙發,大腦快速運作著,想找出能夠讓Steve理解並接受的說法。「而一旦這事鬧上警局,勢必會招來媒體,變成醜聞,我甚至可以想像會有多少小報撰寫出十幾種或者幾十種版本的虛擬故事。結合我過往的種種事蹟,他們太有發揮的空間了,而這對史塔克工業來說會造成嚴重的企業形象傷害。」

  「可是你根本沒有做錯什麼,這不合理!」

  「嘿,別激動。我知道這不合理,但Steve,你得明白,二十一世紀的媒體追求的不是真實,而是賣點。」Tony攤了攤手,「這是現代社會操蛋的地方之一。」

  Steve抿緊唇不說話了。

  「別這樣,大兵。我這不是好好的坐在你面前嗎?你要是有看到那傢伙被抬出去的模樣,肯定會明白他已經受到了足夠的教訓。」語氣不禁帶上了一點懇求意味,雖然他本人很明顯並沒有意識到這點。

  從他們開始談話到現在,這是Tony的手第五次放上了那片紅到不行的皮膚上搓揉著,那絕對是無意識的動作。Steve看了他一眼,忍住把那隻手在搓下一層皮之前抓住的衝動,然後決定不再糾結報不報警的問題。

  不管是Tony那像是想要抹去什麼髒東西的舉動,還是剛剛懇求似的語氣,都令Steve感到惱火,並想立刻衝到醫院去揪出那傢伙揍進牆裡,好發洩這難以壓抑的怒氣。

  但再一次的,Steve告訴自己不是現在。

  Tony現在衣衫不整,而他一點也不想看Tony壓抑著自己內心的真實情緒,只為了安撫說服Steve報警逮捕那個人渣不是一件好事。這不對,明明應該被安撫的對象是Tony,而不該是Steve。

  「……我猜,你的會議應該取消了?」他轉移了話題,然後毫不意外地看Tony鬆了一口氣。Steve把這筆帳也算在那傢伙身上。他和對方還有很多筆帳待清,而美國隊長記憶力很好,很有耐性,並且總是有計畫的。

  「是啊,因為這個突發事件,現在外面大概亂成一片,Pepper後續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而她顯然認為在她忙著處理事情的時候,我連自己一個人搭電梯回到樓上這點事都辦不到,所以連絡了你下來把我領上去。」Tony翻著白眼,語氣挖苦地說。

  「我猜Pepper原先的用意應該不是要我來領人,而是讓我帶套衣服給你,有鑒於你現在的裝扮有些糟糕,不適合遇見任何人。」Steve敢肯定其實Pepper用意就是如此,依照她對Tony的保護欲來看,那是絕對的。但他知道Tony不會喜歡這樣,而他一點也不介意善意的曲解Pepper的原意,如果這能讓Tony感覺好一些的話。

  「只是,我想Pepper真的被嚇壞了,以至於她在電話中忘了告訴我應該先去你的房間一趟。」Steve頓了下,忽然想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等等,Jarvis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嗎?我以為Jarvis管理著整座大廈?」

  「正確來說,Jarvis不是被設計來這樣用的。」Tony覺得有必要為自己的AI管家辯護一下,「基本上他只管理復仇者們居住的樓層,而其他樓層,如果沒有我的指令,Jarvis一般只運行最基本的安全監控模式。我還住在馬里布的時候,Jarvis甚至根本不會監控到公司去。」

  要不然當初他也不用拜託Pepper拿著他設計的、破解用的隨身碟,到他的辦公室侵入公司主機探查了。而事後,他覺得他當初腦袋一定有哪裡不對勁,才會覺得讓Pepper去冒險是個正確的抉擇,尤其當他知道那個幕後主使是Obadiah Stane的時候。

  「也許你該考慮一下,當你到其他樓層的時候,讓Jarvis『跟著你』。」

  「嘿!」Tony抗議著:「準確來說,Jarvis確實是『跟著我』的!只是那種情況下我根本沒機會把手機掏出來,我正忙著狠揍那傢伙呢!」他想了想,補充說明道:「當然也沒時間拿出復仇者用的通訊卡片。就算有,為了這種事情發動『復仇者集合』,也實在太過愚蠢了。」

  「Tony,這不是什麼這種事情。這很緊急!關乎你的人身安全。要是可以,你就應該要聯絡我們--不,我要你保證,下次要是有類似的情況發生,你必須想盡辦法聯絡上我們。」

  「拜託,這只是一個比中樂透的機率還要低的突發事件。我發誓不是人人都會失心瘋想襲擊鋼鐵人的!並且,我確信這種事情我自己一個人就能解決。事實是,我確實安然無恙,有事的是那個忘了帶腦子出門的傢伙。」Tony不滿地將雙手交叉環在胸前,Steve很清楚這是對方想抗拒什麼時的習慣動作。

  「不管機率有多低,那都代表有可能發生。Tony,無論如何,答應我。」Steve也將手交叉環抱在胸前,而這代表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美國隊長都不會動搖他的決定。

  「老頑固!」

  「我是。」

  「保護過度!」

  「這表示你我之間對於過度的定義存在很大的差異。」

  「控制狂!」

  「我不否認。」

  「……如果我答應你的話,你能不要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其他人說嗎?」

  「……」

  「拜託~~這真的沒什麼!而我確信如果Clint知道我被男人性騷擾,最後是Pepper英勇地衝進來把對方踹成重度傷殘拯救了我,他絕對會用這件事情不斷地嘲笑我,直到我忍不住幹掉他為止!這會成為我的精神創傷!二度傷害!甚至三度、四度、N度的傷害!」

  Tony越說越覺得他就不該讓Pepper通知Steve,這事不應該也不需要讓其他人知道,而天曉得為什麼他居然愣在一旁--好吧,其實這很正常,任何一個男人看到自己的前女友踹了別的男人的命根子應該都會愣住--,直到Pepper要報警才回過神來!

  事前預防已經來不及了,只好事後補救。Steve是個好人,他不會拿這事當成玩笑調侃Tony,但這不表示其他人不會,所以他絕對要阻止這事發生。

  於是他眨了眨據Pepper說『連鐵石心腸的人都會心軟』的大眼睛看著Steve,哀兵政策總是很有用的,Tony告訴自己,這可不是什麼示弱,這叫因時制宜。

  而Steve,在戰鬥狀態以外的大多數時候都絕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當然不能倖免。

  他嘆了口氣,「如果你答應我,並且堅持不想讓他們知道的話。」

  總是在他人退一步就會想得寸進尺的Tony Stark討價還價的說:「我不能只連絡你就好嗎?這又不是什麼『拯救世界』級的大事……」一看Steve的眼睛危險地瞇了起來,他連忙道:「Steve,我保證,我發誓,下次如果還有突發狀況,就算沒有機會我也一定會創造機會連絡上你,所以,拜託,不要『大家』好嗎?」

  對於總是喜歡一個人逞能的Tony Stark來說,這確實已經是相當大的改變和讓步了。況且……Steve不得不承認,『只連絡他一個人』聽起來很不賴。

  --你的團隊精神哪去了,Steve Rogers!

  即便在心底這樣譴責自己,最終他還是沒有拒絕Tony。

  「記住你的承諾。」Steve隱含警告的說道。

  「我會的,我保證!」

  不需要多久,Tony便證實了他確實遵守了和Steve的承諾;與之相反的,Steve卻不得不打破和Tony作下的約定。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ka 的頭像
ika

煙花散盡繁花落

i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